中國西藏網 > 文史

“老西藏精神”永駐人們心中

發佈時間:2021-09-30 09:24:00來源: 西藏日報

  棕色的醫藥箱,頭戴一頂灰黑色氈帽,黑色夾克衫配同色工裝褲,這是拉薩市達孜區章多鄉拉木村3組求珠老人的日常打扮。從1965年至去年,求珠在獸醫這個行業幹了55年,今年是求珠退休的第一年。説是退休養老,可幹了一輩子的工作怎麼可能説放就放,只要沒事,求珠就背上他那滿是補丁的醫藥箱往鄉里跑。老百姓也信任他,即使求珠退休了仍然願意讓他給牲畜治病。

  對於求珠來説,拉木村是他從小長到大的地方,這裏記錄了他的一生,充滿了彌足珍貴的回憶。1945年9月,求珠的出生,給深受農奴主剝削的家人們帶來了一絲喜悦。在求珠的記憶裏只有農奴的哭聲和“差領巴”(收租人)對農奴的怒吼和鞭打。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,當時的悽慘景象仍然深深地留在他的記憶中。提及以前,求珠老人每每講起依然很感慨:“在舊社會,吃不飽飯,穿不暖衣,睡不好覺,完成不了任務就要捱打。”

  1951年,是西藏曆史具有劃時代意義的轉折點。

  求珠告訴記者,當時農奴主挨家挨户地敲門,告訴我們共產黨要來了,散佈共產黨要喝人血吃人肉的謠言。“當時整個村子的氣氛變得很緊張,大家充滿了恐懼。”本就小心翼翼的求珠更加謹慎了。

  1951年9月,十八軍來到拉木村進行休整。

  農奴的身影消失在田間,大家都緊閉家門。“當時我被父親看管在家裏,不允許出門。”求珠説,我們一家人都躲在家裏。

  “咚咚咚”伴隨着敲門聲和門外藏族翻譯的聲音,猶豫了一陣,求珠的父親打開了門。出乎意料的是,想象中的恐懼並沒有,迎着陽光,映照着的是十八軍和藹可親的笑臉。“他們進屋後,對我們很熱情,還幫我們打掃衞生。”求珠回憶道。

  部隊在村子待了幾天後,村民漸漸放下警惕。“他們不僅幫我們打掃衞生,看見老人在提水,也會主動上前幫忙。”求珠説。

  “他們這麼好,怎麼可能吃人?”年幼的求珠改變了對解放軍的印象,他嘗試着去接觸他們。每天軍隊早起操練的號角很早就響起,好奇的求珠會拉上同齡的幾個小孩一起去看。

  翻過求珠家旁邊的山頭,那裏是十八軍騎兵連訓練的地方。“騎兵連是馬和戰士同吃同住的,戰士基本上都住在馬廄裏。”求珠説,那時候十八軍裏面有幾個藏語翻譯,翻譯在的時候他們會幫忙翻譯,如果不在,戰士和村民就靠互相比手勢溝通,但這並不影響交流。

  求珠家不遠處是當時部隊的伙房,到了中午,求珠就會往那邊跑,因為十八軍會分給他糌粑吃。“那時候條件特別艱苦,部隊也沒有多餘的東西可以吃,即便如此,他們也會把食物分給我。”即使過了這麼久,求珠依然感動。

  最令求珠印象深刻的是,十八軍給他們放電影的事。求珠指着屋外的院子,告訴記者:“當年放電影的地點就在我們家。”那是他第一次看電影,具體放的什麼電影已經記不清了,但那種激動的心情至今都難以忘懷。

  “十八軍到來之前,每到秋收時節,農奴主都會過來收回糧食,辛苦一年收穫的糧食就一點不剩到了他們手裏。我們吃不飽,只能向農奴主借糧食。農奴主以高利貸的形式給我們糧食,利滾利逐年累加,我們一年辛辛苦苦勞作都不夠還借貸。”求珠説。

  十八軍到來之後,拉木村的村民們分到了土地,臉上堆滿了幸福的笑容。

  十八軍分幾批依次在拉木村休整,共待了一年多。這一年裏,拉木村的變化是明顯的。他們不僅在這裏幫村民種莊稼,還修水渠。“那個水渠現在都能看得到。”求珠帶我們去參觀了十八軍的遺蹟,水渠、伙房、騎兵連操練的地點。多年過去,雖然十八軍遺留的痕跡已經模糊,但十八軍不怕難不怕險用生命和熱血鑄就的“老西藏精神”永遠留在了人們的心中。

  1965年,村裏來了工作組,專門進行獸醫相關技術的培訓教育,求珠主動報名參加,併成功當了獸醫。第二年求珠拿到了工資,這讓他興奮不已。生活變好了,日子有了盼頭,解放後的拉木村有了生機與活力。

  如今的求珠已經76歲了,家中有8口人。求珠告訴記者,如今他的4個孩子都各自有工作,幾個孫子孫女正在上學,白天也不用自己操心。所以,閒不下來的求珠,依然會準點背上醫藥箱去鄉里給牲畜看病。

  求珠指着村裏的路向記者介紹道:“這條路以前坑坑窪窪,又窄又陡,只能騎馬出行。現在道路寬敞了,去鄉里給牲畜看病容易多了。”

  路變寬了,房子變大了,現在的拉木村家家户户通水通電,條件好點的都有了自己的代步車。“變化真的太大了,以前點油燈,還只敢點一兩個小時,現在用上了節能燈,又明亮又安全;以前,羣眾生活窮困,吃穿困難;現在,天南海北的食物,想吃什麼都能買得到,日子越來越好,完全超出了想象。”求珠感慨道。

(責編: 李文治)

版權聲明:凡註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