編者按

“我生在山東,長在青海,1987年到西藏工作。青藏高原有着我34年的青春記憶。”作為攝影記者,唐召明曾數次走過藏北,拍下了一張張珍貴的照片,留下了一串串美好的回憶,對廣袤而神奇的藏北高原有着深深的感情。關注《藏北故事》專欄,一起跟隨唐召明寫實求真的筆觸,去看那人、那物、那事、那情誼……

唐召明,現為新華社高級記者、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、西藏作家協會會員、中國新聞攝影學會理事、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、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理事。著有《圓夢“天路”》《走遍藏北無人區》《離天最近的地方》《神祕的藏北無人區》等紀實作品。

W020210928489040871521.jpg

“愛心書屋”進西藏,“天路”列車架橋樑

羅瑪鎮中心小學坐落在西藏那曲地區那曲縣(現為那曲市色尼區)的雪山腳下,一列列長長的“天路”列車每天都在學校門前通過。

W020210914684673850469.jpg

留在心中的歌:援藏精神高於天

2009年盛夏,我完成在藏北西部的班戈、申扎、尼瑪和雙湖4縣(區)的採訪回到北京,便着手實施與中國石化首批援藏幹部李一超在班戈縣的新約定:接斯求卓瑪進北京,切除在她脖子下已懸掛了20多年的巨大腫瘤。

W020210907496765753433.jpg

留在心中的歌:草原“神醫”羅桑多吉

今年是西藏開發藏北無人區45週年。回顧那段波瀾壯闊的開發歷史,我不由得想起“昔日無人區、今日新牧區”的西藏自治區那曲市尼瑪縣和雙湖縣的那些拓荒英雄。

留在心中的歌:高寒草原老壽星

我沒想到,在那麼高寒缺氧的牧區,30年前會有那麼一位高齡的老壽星。他名叫次桑,是西藏那曲地區文部辦事處文部區當窮鄉(現那曲市尼瑪縣文部鄉北村)的牧民。

留在心中的歌:科考熱浪滾滾來

從1976年西藏拉開開發藏北無人區大幕以來,尤其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一批批拓荒者在藏北無人區站穩了腳跟,用實際行動逐步改變了無人區的形象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更多 >>
  •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野犛牛。(唐召明2006年攝).jpg
  •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羚羊。(唐召明2006年攝.jpg
  • 這是奔跑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。(唐召明2009年攝).jpg
  • 這是一隻褐背地鴉(左)與鼠兔(右)同在一起覓食(唐召明2019年8月5日攝)。.jpg
  • 這是一隻出洞屬兔在外曬太陽(唐召明2019年8月5日攝).jpg
  • 這是在雙湖草原放牧的羊羣。(唐召明2001年攝).jpg
  •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(前)在草原上與牧民放牧的馬匹(後)一同在草原上吃草。(唐召明2014年7月17日攝).jpg
  • 這是奔跑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盤羊。(唐召明2006年攝).jpg
  • W020190731317863291508.jpg
  • W020190731316674083154.jpg
  •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野犛牛。(唐召明2006年攝).jpg
  •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羚羊。(唐召明2006年攝.jpg
  • 這是奔跑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。(唐召明2009年攝).jpg
  • 這是一隻褐背地鴉(左)與鼠兔(右)同在一起覓食(唐召明2019年8月5日攝)。.jpg
  • 這是一隻出洞屬兔在外曬太陽(唐召明2019年8月5日攝).jpg
  • 這是在雙湖草原放牧的羊羣。(唐召明2001年攝).jpg
  •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(前)在草原上與牧民放牧的馬匹(後)一同在草原上吃草。(唐召明2014年7月17日攝).jpg
  • 這是奔跑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盤羊。(唐召明2006年攝).jpg
  • W020190731317863291508.jpg
  • W020190731316674083154.jpg